麦琪的图书馆

暂时不会写任何东西。只有个人日记。unfo随意。

when a child grows up

When a child grows up


·片段待添加,这里是最后两段,前面怎么写没想好(x

·一句话概括,艾伦原来喜欢利威尔,利威尔知道这样不合适于是发了卡还把艾伦丢去国外留学,艾伦想开了,能拿利威尔当亲人看了,回国,告诉利威尔自己要跟阿尼结婚了。利威尔很欣慰艾伦长大了,即便他其实一直对艾伦怀有某种感情。(这真是一句话吗)

·虽然我笔力不好但这篇写出来真心是想虐的

·艾尼未婚夫妻设定。我好喜欢这对儿啊...

·这文...初衷是虐向艾利来的,真的是艾利(好意思说)


他把利威尔扶到沙发上,像摆放一个洋娃娃一样将他的已经软掉的四肢摆放妥当。男人模糊不清地咕哝着什么,他听不大清,手忙脚乱之中也不甚在乎。


他给他用温热的毛巾擦了把脸,将染着酒味与烧烤的油烟气的西装挂进装脏衣服的衣柜里,给他脱下衬衫,换上睡衣。——男人裸露的身体就在他的视线之下,一如他童年时看到的那样纤瘦而匀称,充满力量却毫不粗拙。直到现在他仍旧觉得这个男人是美的,或者说是可爱的;但他终于不再呼吸停滞,胸口憋闷,焦虑地为那背德而又无望的熊熊欲火寻求并不存在的出口。


他仍旧能想起十年前的自己。缩在床上,不敢伸手去碰鼓胀的下体,满脑子都是男人穿着衬衫翘着雪白的腿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场景,被惊恐与自我厌恶压得喘不过气,又被渴求与爱慕缠得瘫软在情欲里。那是一个讨厌的、却又难忘的下午——他记得他盯天花板盯了好久好久,久到视野里只剩下那篇发腻的空白,夏日燥热的空气像桑拿房里的一层黏糊糊的膜将自己裹在另一个世界里。那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熟悉得恍如昨日——可他现在看着对方的身体,就只是看着一个人,一个美好的人,一如世界上千千万万个美好的人。


“艾伦…”

男人嗫嚅着嘴唇,模糊地叫他。


他放下手中在叠的衣服走了过去,将男人的头揽进怀里,用手指轻轻抚摸着那头软软的黑发。这么坚硬而强大的人,头发也是软的,皮肤也是软的,终究是一个可以让人心疼的人。他会脆弱,会变老——即便他仍旧能徒手干掉十个比他高两个头的打手,头发黑亮,皮肤白净,但也毕竟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无论干出多么乖张的事,都只剩下一颗克制而疲惫的心。他心疼,但他知道自己只是个孩子,满心满眼都是广大的世界,没有能力与心气去抚平这颗老心那一层层的伤口。


“晚安,利威尔先生。”

他说的很真诚。他低头亲了亲男人的额头,就像小时候他缠着男人给他的晚安吻。


“啊…晚安。”

男人咕哝着,似乎是笑了一下——那表情的来去都太快,模糊得像个美丽的错觉。





第二天,在跟基尔希斯坦夫妇和阿尔敏告别后,他跟阿尼直接去了机场。看他困得半死不活的模样,阿尼说了句你在这里看行李就地将他丢在候机室自己去办登机手续。他也没争辩,抱着包一脸心安理得地享受未婚妻的纵容与体贴。


他坐在冰冷的扶手椅上,将脸埋在背包里,放任自己渐渐神志不清。在意识沉入黑暗前的那一瞬间,他忽然看到了一个小小的男孩子——那是13岁的艾伦•耶格尔。他站在28岁的利威尔•阿克曼身前,小小的脑袋埋在男人的衬衫里,倔强地默不作声眼泪却流得稀里哗啦。男人抬手摸摸他的头,他隔着朦胧的泪眼看过去,看到了男人黑漆漆的眼睛和淡粉色的嘴唇。

 

然后他就喜欢上他了。(fin)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