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琪的图书馆

暂时不会写任何东西。只有个人日记。unfo随意。

采访总结

其实本来说LFT尽量除了年终总结不放三次元相关的...但最近脑子太乱了觉得不写点什么顺顺道儿不行,所以决定来写点东西,也算是为明天的采访做个心理准备。

说真的昨天回来的时候真的是想哭死的心都有,虽然其实哭不出来。你说这是个什么事?你坐了两个小时的车跑那么老远去采访,人家跟别人说话,看都不看你一眼,末了还说跟你没法交流,说你应该听着我们说话然后自己安静地记,打断别人不明智。我当时恨不得糊那女人一熊脸说真的,就算她说的其实的确对——我大老远跑过来是向你询问信息的不是受你教训的好吗你又不是我老师,而且你既然是学国学的既然那么高大上冷艳高贵根本不屑于跟我等渣渣交谈那能不能直接拒绝我别让我耽误时间?而且这么高大上的人对待别人就这么傲慢吗,我一向不认为真正了不起的人会如此傲慢。

当时是气在头上。脑子里全是这些,基本上思路全断了。这大概是我至今做过的采访里最糟糕的一次(虽然本来就没做过几次),比采访前邻居的那次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等我从那个私塾出来了,大脑开始转了,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对方傲慢归傲慢,最重要的是我自己其实从头作死到尾,采访砸了不是因为对方不配合,而完全是因为我自己作出来的。创造性采访第一章的要义,没有人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既然要跟人家聊,就要尊重和倾听。我在干嘛?我完全是抱着无数‘质问’过去的,人家好吃好喝地招待了还让我跟小萝莉们一起愉快地玩耍,我上去就问人家国学和私塾教育是不是有局限性,国学里是不是有糟粕封建思想会祸害小朋友。人家要不是坚持这东西好,做赔本买卖天天跟小鬼待一起干嘛?你连四书五经都没完整读过一遍,上去就凭着中学课本和百度百科说国学有糟粕?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人家不搭理我是理所当然。我看王财贵的教育理念看得直犯恶心,人家是那种理念的忠实信仰者,这话怎么谈?我突然觉得我简直跟六岁时跑天主教堂跟教徒吵宇宙是神创还是大爆炸生成的我一模一样,一点长进都不带有——说白了就是找茬去的。

我对任何‘狂热’都有着本能性的反感。比如国学教育,看那些人直接将孔子奉为神明,看那些人拿王财贵当’神的代言人‘捧着供奉着,我就觉得反胃。看那些人推崇那个叫‘生命动力‘的心理学课程,为了’行善‘抛弃妻子自以为得到了生命的真谛,我觉得恐惧。任何不加批驳就 接受的,任何阻碍人往’反向‘思考的东西,我都觉得不好。

但这只是我的观点。采访里我的观点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得到对方的观点。我好像总是忘记这个事实,虽然说采访是交流,是信息交换,而不是单向的信息输入和输出,但在谈话氛围没有到达合适的程度之前,草率地将自己的观点展露出来是非常可笑的做法。更何况我们也不可能做多深度的采访——不是因为学历而是因为知识储量,没看过四书五经,跟那些人吵国学到底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你哪有哪个资格?

所以明天我不能吵,不能吵,不能吵。可惜性格平和的正太搭档明天考试不能过去拦着我,希望我到时候别脑子一片空白吧...

至于被采访对象教育...虽说记者经常被说应该以学生的态度去向人讨教,但我总觉得那样未免过分卑微了一些。将评判自己的权利交到对方手上,还要被对方唾弃’你没有评判我的资格‘吗。而且感觉如果是完全以聆听者的身份去采访的话,就只能顺着对方的话往下说了,那时候对方给你捎带手地洗个脑,你就完全被绕到对方对未来和自己的理念的宏大构想里了,估计采访采的很愉快,但真写稿子的时候才会发现对方什么有用的都没说吧。编辑老让我们采访的时候要找故事找故事,这些私塾的博客上’故事‘也不少——只不过全是正面事例罢了。全是那些本来被他人认为蠢笨如猪的孩子学了国学后被开发了智慧于是突然一秒狂霸酷炫屌炸天的传奇故事,可那种故事跟博客上那些洗脑的东西有什么区别?说回来的话,课程安排,孩子们的精神状态,每天的活动之类的博客上全是,有什么必要我坐两三个小时的车跑到远郊县去实地采访?

但话又说回来,我也没法真的做到揭黑。了解不够多,人脉不够广,唯一一次有机会了解内幕的采访还被我搞砸了。倒是知道有孩子读经读毁了的,那我也不可能冲上去就问你们这里是不是有孩子读经读到脑子残掉吧。会被打出门的...昨天那次采访我没被打出去大概就是那个私塾校长给我班主任面子吧。没法揭黑又没法深入了解...唉。

创造性的采访倒是讲过如何提敏感问题以及之后要如何恢复情感。那样的前提果然是之前的采访氛围要营造的特别好吧...

明早起来想想第一个问题要提什么以及如何解释采访目的好了。接着搜资料去,心累。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