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琪的图书馆

暂时不会写任何东西。只有个人日记。unfo随意。

认真想了一下决定转载来得瑟(。阿北北你的生贺简直已经不是良心二字所能形容的了,连文带图,你叫我以后怎么好意思再拖你生贺(哭泣)图简直美我一脸你给我看线稿我就嚎很久了,平胸+偏中性但又不失女孩子的可爱的利维娅对我简直一击必杀!!!幼艾伦好可爱啊看起来乖乖的嗷嗷嗷>
以及你的设定好完整啊,我以后找个时间好好跟你聊聊我那个性转系列的脑洞好了我觉得你好多梗把我原来想到的细节都用了23333
你写的感觉是偏亲情向唉,虽然我知道你没掉进巨坑艾利也只是墙头,但...设定都到这个地步了你真不考虑续写吗太太?!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写写艾伦的感情逐步转变的过程吗嗷嗷嗷(烦)一点点地发现对监护人的感情起了变化什么的多么的!!多么的!!!(被打走
以及看你这篇的设定我想到了我写在随笔本上的那个片段(我记得给你围观过hhh)我一直觉得英雄回归平凡+美人迟暮是件不可避免,自然美好但又充满哀伤的事,莉莉的话刚好这两点都占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东西都是必然会出现的问题,她虽然能够淡然处之,但大概也不免会难怪吧...这种时候就该艾伦展现男友力了啦QAQ!我好喜欢你写的两个人握着手(手指)的片段,好暖><
总之文和图我都超喜欢!!!!我我我我已经临表涕澪不知所言了...改天请你吃饭就对了!!(这句话我好像说了五次了已经(...))
谢谢心友呜呜呜!!!!

TheWild, TheDawn:

@maggie's home 阿夏生日快乐,送给你的,嫌弃也过几天再告诉我(要脸(。)时隔几年我终于又搞完了一次生贺(。)


*现代AU,正文总计3962字,利威尔性转利维娅


*图文关系不大(……)图投到px了→


*温和的日常,几个片段,没有任何激烈的内容。说是艾利,不过cp感不明显,甚至能说是亲情向(…),我简直想撤掉tag(。)cp向的内容在我脑内,都是虐,而且写起来太长。再加上我不算这个cp的粉,擅自写cp内容总觉得有些冒犯(?


*OOC,还挺严重的,除了我语死早之外()主要是因为人物经历不同吧。其他原因不仅有我好久没看巨人,还有现代背景也没啥苦大仇深的事所以性格也会略微变化……而且性别都OOC了性格怎么可能不OOC(


 


 




1


 


       「您留长发更好看,」他仰头盯着她说,「利维娅,您应该留长发。」 


       刚进门的少女动作一顿,「你这几天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艾伦?」


       「当然没有,我只是突然想到……好吧,之前也想过几次。」艾伦在利维娅的注视下改了口。 


       利维娅没有松开眉头,却也没再说什么。她关上门、脱下外套挂好,走进厕所。


       「今天也是您来做饭吗?」男孩的声音从客厅传来,穿不透水声,听起来不太清晰。利维娅关上水龙头,擦干手上的水,「什么?」她问。


       「今天也是您来做饭吗?」男孩跑到洗手池旁,昂着头,看着她的眼睛,「我并不是嫌弃您的厨艺,只是,您已经很累了吧,我可以用微波炉做鸡蛋羹,昨天买的面包还剩了一些……」他有些小心翼翼。


      「那我也跟着你吃面包鸡蛋羹?」利维娅见他不再说话,便开口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想吃得更丰盛些。去写作业吧。」


       「还能丰盛到哪去……」艾伦嘟囔出声,有些委屈。利维娅没有理他,径自走向厨房。




       她最近是不是太放纵艾伦了,利维娅想着,手指绕了下发尾,他都大胆到来关心自己的发型了。


       但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比起半年前刚住过来的那个浑身是刺、一天蹦不出几个字,却又连自己的眼睛都不敢看的小家伙,现在的艾伦更像个孩子,而他们的关系也更像家人了。家人大概就是这样相处的。


       利维娅从不觉得只有她一个人的住处太过冷清云云,只是现在多了一个人,一个麻烦的小孩子,感觉也不坏。而住处,也可以称为家了。




       她看到厨房门口那个只到自己腰高的男孩——他又跑过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有精神——说着要帮忙择菜,心想,这感觉的确不坏。


       「我作业写完了。」男孩补充道。


 


 


2




       利维娅从未想过自己刚从警校毕业就会有个家——不是人们常想到的那种发展,它们毫不沾边——正如她第一眼看到艾伦时绝不会想,他们几个月后就能血亲一样愉快地生活在一起,还持续了好些年。


       「您回来了。」艾伦起身离开沙发,帮利维娅挂好厚重的外套,「您可以先喝杯热水暖暖身子,我去热菜。」


       「今天的确降温了,谢谢你早上坚持让我穿这件外衣。」利维娅拿起桌上放温了的开水,用双手端着,「我说过的,过了七点就不要等我吃饭……不,你几点都不用等我,到家后我自己热饭吃也一样的。」


       「没事,我不饿,」变声期少年的声音从厨房传来,有些闷闷的,「只是刚刚在写作业,忘了时间。」


       利维娅靠着餐桌,喝了口水。水顺着喉管滑过胸腔,温暖了她的身子。 


       「你已经够让我省心了,大部分时候。我可比你那些同学的父母要轻松多了。」她说。


       艾伦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走出来,「但您工作时可并不轻松,而我也不是永远让您省心的啊。」他在利维娅身侧站定,放下盘子,「还有,不一样的。平时我只有吃饭时间能和您说说话,周末您又不一定有时间。」他动作流畅地返回厨房,看起来毫不在意。 


       利维娅看着那个已经和她一样高的少年的背影,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在回复自己之前的话语。 


       「抱歉,我该说抱歉么?我没有尽到父母的责任?这么说不对劲……长辈的责任?」利维娅的语气中带着些不易察觉的不确定,她成为警长后就没怎么用过这样的语气了。这个问题他们之前也谈到过几次,却始终没有探讨出答案。


       真是个尴尬的问题,她想着,又喝了口水,倒是没有真的因此感到尴尬。


       「我不是这个意思!」艾伦赶紧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看到利维娅的表情才再次放松下来,「我只是……想多和您聊聊天。您把我照顾得很好,所有人都看得到,您看……三笠,还有阿尔敏,他们都这么认为!」少年认真地说。


       「倒是有力的证据,不过这个只要你认可就足够了,」她笑了笑,晃晃杯底的水,走进厨房又接了一些,「盛个饭别磨蹭了,吃饭吧,艾伦。」她离开厨房时带走了两双筷子。




       「但我还是坚持,为了你的健康以后别再等我吃饭了。想找我说话有的是机会,难道有什么需要不好意思的吗?」


 




3





       其实利维娅没想到的事还有很多,比如此刻——她平躺在白色的房间,身上缠着绷带、插着管子,氧气面罩刚刚摘掉十几分钟,过会儿没准还需要戴回去。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提前退休——转文职,也和退休差不多了——她才三十出头(称不上年轻,但呆在一线绰绰有余),能力出类拔萃、经验足够丰富,性格也适合干这 个……她从进入警校的那一刻,可能更早些,被埃尔文说得心动、决定离开那里的时候,就以为自己会在一线干一辈子。


       她也只会干这个了。


       她曾想过自己身体的衰老。这很可怕,她的反应将不再迅速,体力和力量也会降下来,但这没关系,她可以找到新的攻击节奏、并用经验弥补一切。甚至当她年龄更大一些、在现场起不到足够作用时,可以当个顾问,虽说无法亲自做什么,但好歹也能真正帮到案子……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罪犯和受害者,她怎能止步于此?


       「……你很优秀,失去你的力量对我们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但我们的工作离死亡太近了,无法承受任何失误,一个人的失误会影响到所有人。」金发男人直视利维娅,随后 垂下视线,似是放松下来,看着阴影下自己交叉在一起的双手,「别做出这副表情,利维娅,我算是看着你走到现在的,韩吉真是,自己不敢就把这种事推给我来 做……」埃尔文向后捋了下金发,难得表现的有些焦虑。他总是一副胜券在握的冷静姿态。


       「韩吉觉得你也可以换个轻省点的部门,也算是留在一线了,以你的能力上头肯定会批。但我还是建议你直接转文职,多少还能帮点忙吧,没准过两年局势放松还能回来……」


       午后的阳光很暖,浮尘在近窗的阳光下悠闲地飘着。阳光穿过窗户,打在浸着消毒水气味的白色棉被上。温暖透过硬质不易起褶的被罩,传到利维娅身上。


       她想,那个多年前为她拉开这扇门的人那样说着,把门关上了。


       利维娅的「这副表情」和平时并无差别,她面色平静,视线越过埃尔文,又转到洁白的墙壁上。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她想着,试图扯出自己的幽默感,「希望到时候我的关节还不需要上油。」算是默认了。


       埃尔文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出了声,「嗯,一定不会的。」


       房间陷入安静,只有张牙舞爪的医疗器械以奇怪的节奏发出冰冷单调的声音。利维娅后知后觉自己今天冷落了这位老朋友,不过这样的事态下,谁又提得起兴致呢?


       金发的老朋友拍拍她的肩,没过多久就离开了。临走他们又寒暄了几句,还开了一个旧识才懂的玩笑,但气氛并没有什么改观。


       埃尔文走出去,揉了揉在门口等待的艾伦的黑发,像是想说什么一样看着他,最后只是温和地微笑了一下。


       艾伦并没有在意那个熟悉的高大男人。他在门口踌躇了一下,走进病房。利维娅看着他。


       他这才放下心来。


       少年走近病床,拉开还带着体温的椅子坐下。他浑身上下都与洁白的房间格格不入。深色的制服解开三颗扣子,露出一角浸湿的浅色衬衣。他知道制服的内里也湿透了,有些冷,但他并不在意。


       艾伦不知道如何开口。他注视着病床上的瘦弱女人——这形容掺了太多主观因素——她黑发削得利索,刘海有点超长,遮住了上翘的眼角。她病号服遮挡下的身体被明显的肌肉裹着,充满力量。她当然不弱,只是骨架有些小,再被白色的绷带装饰着,难免令人产生瘦弱的错觉。


       他不敢再往下看了,那些救命的管子看起来跟要命的一样,狰狞地缠绕在利维娅身上。于是他抬起头来,又一次撞进她的眼。


       艾伦看进她的双眸,那里风平浪静。这是曾经无数次拯救他于噩梦与恐惧的平静,甚至能说是他的救赎,但现在他只觉得心痛。


       他想说他非常担心,收到消息心急如焚立即翘课跑过来,甚至跑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问医院地址;他想问她为什么每次执行危险工作前都云淡风轻地把他交给邻居,就像过去她普通的加班准备考试、或者处理什么麻烦的小案子那样;他甚至想伤害她,带着些被丢下的报复心理,询问她的伤,或是以后的工作(他听护士谈到、并在看到埃尔文时确信了)来打破她眼中的平静……


       但艾伦没有出声——嘴皮子都没动一下,这些年他的脾气收敛多了——他平稳地托住利维娅打着吊针的右手,然后轻柔地握住。


       他的双手有着少年的柔软,汗还没散干净,手心带着温热蓬勃的湿气。但此时他的内心是安静的。他看着她,手指轻轻摩挲着对方的手,就这样安静地看着。


       利维娅也看着他,像是在玩某种不眨眼游戏。她似乎什么都没想,只是轻轻弯曲手指,同回握他一般。


       暖和的阳光落他们中间。




       「……您现在方便留长发了。」少年打破了平静。


       「嗯,」女人回答,声音透着罕见的疲惫与懒散,「等我出院再说。」


       「好,我等你。」他说。


       这和他一般会做出的回答不太一样,她想。




4




       又过了几年,利维娅习惯了发尾掠过肩胛骨下端的感觉,如同她习惯了过去不擅长的文书工作。


       习惯是个不可信的家伙。这点她早在习惯家里多出个人时就知道了。


       这几年她做的也不是一般意义的文职——她接触的文书比过去多得多,但这只是一部分,还有审讯、教导新人、她过去预想过的顾问工作等等。人手不够时她会顶上,韩吉也常丢给她些有趣的任务,而升了职的埃尔文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的复健也很顺利,前些日子提交的申请刚批下来,再通过几个测试就能回到原先的岗位。


       可谓一切顺利。


 


       ……也没那么顺利。


       利维娅看着桌上无比熟悉的简历,有些头疼。


       「 艾伦·耶格尔,性别男,年龄20,各项成绩优秀,做事态度认真努力,信念坚定。」


       一般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只是最近他们在忙一个大案子,一线人手不足,新人又不可能跟着过去,所以这一届志愿在此寥寥无几的毕业生都暂时交给了留在这里的她。


       利维娅明白了埃尔文把文件袋递过来时揶揄的笑容,暗想有机会要叫上全队的人宰他一顿。


       不过她早就知道艾伦会选择这里,即使不归她管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紧密距离。


       再加上那小子不知吃错了什么药,最近缠她缠得厉害……


       她用手指随意地扫掉证件照上的脏东西,照片上的青年刘海抚着眉梢,翠绿的双眼中透着坚毅。那个齐她腰高的小家伙,如今已经这么大了。


       他们成为家人已经这么久了。


 


       规矩的敲门声打断了利维娅。


       「您好,我是来报道的艾伦·耶格尔,」青年把门缝悄悄推开了一些,声音带着些笑意,「阿克曼女士在吗?」


       「进来吧,」利维娅略显无奈地揉着眉角,「耶格尔。」她强调到。






写在后面: 



       心友生日快乐❤
       我不是故意搞这么多的(。)一开始只是想画两个图:小艾伦和刚工作的利维娅一起买东西&24岁(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冒出了这个数字(。)当了警察的艾伦和转文职的利维娅,利维娅拍开艾伦伸过来的手。然后就开始补全设定,想设定的细节修设定的bug……然后不小心就写出东西了(。)我本意只是普通的画两张图啊!最后还差点给文也画了插图,还好忍住了(……) 不过第二张没画完,只有草稿,除了时间不够还因为我不知道画什么样的警服(。)没准哪天心血来潮就画完了……(…………
       虽然发出来的都是没内容的无聊日常(而且写到后面更无聊了),但我脑子里的都是虐,带插图、篇幅长的那种,但是,好麻烦,所以,算了(要脸 
       顺便跟你叨叨设定,其实文中隐晦写到了一些。艾伦母亲病逝不久又在火灾里死了爹,然后被送到亲戚熟人之类的(我原作后面都没看所以不敢认真设定 (。)利维娅家寄住。利维娅年轻时离家出走(总之就是没怎么体会到家庭的温暖(…)当了不良少女(同上设定不敢认真ry,以及好想画画看呜呜呜不良少女利维娅(。)后来被埃尔文说动去读了警校,脾气也收敛多了当了警察。之后升了官()接着三十多岁受伤(我脑内是腿伤腰伤之类的……没认真查所以一直模糊着说(。)转文职,也留了长发。 
       短发是画的时候想到的,小时候那张,本来想画长发,因为你给我看过的图性转之后都是长发嘛,但想了想短发更方便,再加上刚毕业的少女+经历原因(不良少女时期just打打打几乎没别的事了(。)不会有少女心导致的长发(???)所以会觉得方便比较重要,会是短发ww
       性格上,和平年代,也没什么太过分的经历,所以都温和多了。艾伦固执但没那么尖锐,在利维娅的教导下年纪轻轻就(比原作(。)克制多了,推迟到高中才有了叛逆期(。)3那里也算是个诱因吧;利维娅「看起来不好惹但并不是不拘言笑的人」,虽然是不少女的少女(???),是不常和女性朋友逛街、聊八卦这些的类型,但多少还会想试试长发,之类的,大概这种感觉的女孩子。并不是偷偷想穿裙子啊少女心啊这样的原因,只是因为是女孩子XD她衣柜里肯定有裙子并且也不会觉得穿裙子哪里不对之类的(。)工作时不穿是因为不方便活动。利维娅不是蹭得累。 
       然后是时间。1是8岁&23岁,利维娅外出有事几天没回家;2是13岁&28岁,寒冷的某个晚上;3是16岁&31岁,手术结束的午后;4是20岁&35岁。只是几个毫无关系的片段……说是这么说选这些片段也算有些联系,我本来还想写少年常犯的错啊与利维娅的矛盾啊之类的,不过没肝了(……)再加上我没认真构思所以……(跪(就当做温馨日常甜甜甜的内容来看吧……(。)他们都在随着时间成长,性格也有所改变,至少这点希望我表达出来了>< 
       顺便,最开始用少女这个词写利维娅我真是心惊胆战而兴奋啊(靠(。)其实二十多算青年吧但写女青年总觉得好奇怪,反正童颜身材也咳咳咳所以写少女也没问题(?
       ……我怎么这么唠叨快赶上正文了,不过反正就你看所以没事吧(。)总之生快啦阿夏夏XD!





评论(4)

热度(18)

  1. 麦琪的图书馆HoKUUUUUUUto 转载了此图片
    认真想了一下决定转载来得瑟(。阿北北你的生贺简直已经不是良心二字所能形容的了,连文带图,你叫我以后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