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琪的图书馆

暂时不会写任何东西。只有个人日记。unfo随意。

【艾利】无题

20141030练笔片段

·阿楠好病友生日快乐!!!

·你没点但因为你微博里提了所以我就写了的洗头梗。我好想看红色啊!!(跑题)

·非恋人设定。原作五年后时间线,艾伦的巨人之力已经逐渐消失。

·没头没尾w 没有艾利感的艾利。



“你坐下。”

“是!”

二十岁的年轻人一跺右脚,将拳头捶向自己的胸口敬了个军礼,忘记了自己还打着石膏吊着绷带的左胳膊、赤裸的上半身和地面上被他的行动溅起来的水珠。大他近一轮的上司瞥了他一眼,他才忽然感觉到了自己的行为的不合时宜,赶紧缩起手脚坐在了木凳上。几年间年轻人窜个子窜了不少,四肢也比原来舒展了许多,所以他挺直腰并紧腿将双手并拢放在膝盖上的坐姿看起来有奇异的不协调感,却比十五岁时显得更要乖巧一些。

他闭着眼睛,听着身后流水落入木桶的声音。利威尔在拧毛巾,他能听出来,于是那句“不然还是不麻烦您了”在嘴里里转了几圈又被跟着唾沫一块儿咽回去。人家都开干了,现在再推脱也太虚伪。但他也克制不住紧张...断胳膊断腿的士兵有的是,有几个人能享受让利威尔兵长帮忙洗头的待遇?

另一个木凳被放在了他的身后。然后另一个人的温度靠近了——他感觉自己全身的肌肉都一下子绷紧了,尤其是在那个人发出声音的瞬间——“你放松点。我又没要吃你。”利威尔抬手捏了下他的肩,“把头往后仰一下。”

“我只是有点...紧张。抱歉。”长官的不带搞笑效果的调侃让他稍微找回了一点自己的舌头;毕竟在同龄人里,他还算是跟人拌嘴的好手。他听话地将身子往后仰。“我知道您不会吃了我。您又没变成过巨人!”

“你知道就好。”利威尔的语调依旧平板,毫无起伏,表情大概也相差无几。

男人拎着桶浇了点水在他头上,拿着香皂一点点抹过他的头发,再用双手乱揉一通。他知道自己的长官手不大,但相当有力,那双手抚过头皮时他还是下意识地觉得自己像是要被一手扣住脑壳提起来。不过现在男人的力道相当克制,手有点重但没到让人觉得疼的地步。他模模糊糊地想起了五年前男人在法庭上把自己踹个半死不活的场景;还有十年前妈妈帮五岁的自己洗头、三笠在一边看着的那点旧日时光。而现在他们都远去了。这两个场景会产生关联实在是命运弄人,可利威尔的确是除了卡露拉以外第一个给他洗头的人。男人的指腹完全不同于母亲作为女性的柔软,但热度是近似的——都是人嘛。

幸好自己也还是个人。巨人之力的影响正逐渐消散,他一想到这个,就觉得这石膏和绷带简直是自己梦寐以求。

“您帮其他人洗过头吗?”

他问。

“没。”男人简单地回答。他松了口气,害怕长官反问那句“你为什么问这个”。幸好对方总是比表现出来的要更善解人意。男人还在揉搓他的脑袋和上面那一头溢着泡沫的棕毛,他已经逐渐习惯了这样的力道,舒服得多少有点昏昏欲睡。

停了几秒,利威尔叹了口气,补了一句:“因为没人像你这个小鬼这么麻烦。”


最后男人简单粗暴地拿桶里剩下的水一冲,算是大功告成。艾伦·耶格尔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眨巴眨巴眼挤掉滑过眼角的肥皂水,接过长官从水池边甩过来的毛巾,自己开始擦身子。他终于看清了长官的样子——利威尔穿着白衬衫和团服的裤子,不过没打绑腿,正在倒水和刷木桶。衬衫的下摆被男人揶进了裤子里,背部的曲线微妙地被勾勒得很显眼。

他忽然有点不知道该把眼睛放哪的不安。

“你一会儿自己再冲一下。”利威尔把木桶从水池里拎起来放在地面上。“我先出去了。”

“兵长——”他上前一步。长官回过头看他,发帘也有点湿,软软地贴在额头上。眼神里有询问的意味。

我想说什么来的?不对,我有想要说什么吗...?

“...不。没什么。谢谢您了。”

利威尔点了点头,拉开浴室的门直接走了出去。留下青年看着地面上那两个一前一后的木凳久久无言。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