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琪的图书馆

暂时不会写任何东西。只有个人日记。unfo随意。

(复健)(艾利+赫尤赫)let it go

(完全是想到哪写到哪的片段产物...上接

http://maggie-home.lofter.com/post/2151df_d68f6b

和http://maggie-home.lofter.com/post/2151df_d711c2

并没有写的前情是 火系魔法师艾伦被水系魔法师利威尔收养,隐居雪山中的两个人有一天接受了一个委托,一个村庄的领主拜托他们制止自己的女儿希斯托利亚的水系魔法能力暴走,因为她的能力暴走已经导致村庄被冰封半年,严重干扰了别人的正常生活。后来在领主的宅子里他们见到了看起来非常乖乖女的希斯托利亚,被告知她的能力暴走是因为她任性地不愿和政治联姻对象成婚而爱上了一个不知打哪来的雇佣兵。他们在宅子里住了一夜,打算第二天看看希斯托利亚对能力的控制程度然后和她再做深入交流,但当天晚上就在他们睡着的时候希斯托利亚用冰锥扎伤了看守自己的家仆,和在外接应的佣兵尤弥尔一起逃走了。第二天艾伦和利威尔分头在村子里寻找他们,艾伦因为遇到了村子里的小孩子,在听到小孩子讨论村庄旁的巨木之森中出现了童话里金发白衣的雪之女神时猜到这个人可能是希斯托利亚,所以追到了森林里,遇上了希斯托利亚和失血昏迷的尤弥尔。)


“你们到底想怎样?...算了,不用回答。”希斯托利亚又将手臂收紧了一些,死死地环住怀里昏迷不醒的黑发骑士,稚嫩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无论你是谁,都别想把我们带走。”

 

不,我没想把你们俩怎么样,只是想让这个无辜的村子解冻而已——艾伦在心底说。但还没等他把自己的心声说出口,忽然逼近的杀气让他本能地进入了战斗状态,就地一滚堪堪躲过了直接刺向喉咙的冰凌。让他惊愕的是,女孩儿的能力明明才觉醒不到半年,但她的冰凌形成和攻击的速度几乎和利威尔的不相上下。如果不是一直经受被誉为“最强”的男人的高压训练,只怕刚才自己就已经命丧黄泉。

 

自己遇上的女孩子怎么都那么...可怕呢。虽然都是美人。艾伦的脑海中闪过多年未见的青梅竹马三笠的脸。与此同时,他也做好了反击的准备——既然对方都已经有了将自己杀掉的觉悟,那自己这边即便不至夺取对方的性命,也需要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

 

“燃烧吧。”

 

艾伦低声用古托洛斯特语念诵起祷文。

 

希斯托利亚对能力的应用与当年纵火烧死人贩的自己一样,只是由于极其强烈的愿望与激昂的情绪而产生的暴走。虽然自己对素体有着一定的操控力,但并不意味着真的能够支配素体和素体形成的能量。真正训练有素的魔法师对素体有着深刻的理解,对精神能够实现高度自控,他们能够依靠祷文将素体排列成能让素体充分发挥其最大功效的法阵的形状,从而操纵素体形成的能量。

 

在利威尔身边的这几年,艾伦将基础的祷文和法阵都牢牢地记在了脑子里。因此,虽然这是自己第一次和利威尔以外的人对战,但训练有素对上毫无经验,想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艾伦暗自想着。数十发子弹形状的火球环绕已经高悬在了他的背后,只待他一声令下就可以让那个女孩被火墙包围——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什....?! ”

 

希斯托利亚没有念任何祷文,也没有画什么魔法阵。她只是像祈祷中的修女仰望圣像一般抬头仰望了一下天空——刹那间,以她为中心,发蓝的白色向外迅速扩散。方才还绿油油的草地,眨眼之间已经变成了坚硬的冰层,连旁边高大的树木都被死死地冻住,透过冰面只能看到树叶暗绿色的影子。连带着,周围的温度也连跌好几度,冷气逼得艾伦直打寒颤。他身后的火球虽然还在继续燃烧,但在铺天盖地的冰雪面前,光芒黯淡得就像将死的萤火虫。

 

森林在一瞬间变成了冰原...这能力的覆盖范围也太大了?!

 

没想到第一次的战斗就会是一场死战。艾伦看着侧坐在冰面上,像只受伤的幼兽一般死死盯住他的希斯托利亚,抬手粗略地画了个魔法阵将火焰弹的能量强化了一些。不能把对方杀死,还不能被对方所杀——但事已至此,除了继续和对方对抗下去,自己也别无选择。如果不压制住她暴走的能力和已经被狂暴的防御心支配的理智...别说自己这样笨嘴拙舌,只怕现在对着她舌灿莲花,她也是什么都听不进去的。

 

身边已经除了冰就是雪,能够助燃的草木被死死封住,但对方却有着取之不尽的物质和素体。虽然面临着这样的绝境,但他发现自己并不恐惧——或者说,终于能够将多年所学付诸实践的兴奋与战意压倒性地战胜了恐惧。几分钟之前他还因为怕自己的能力会伤害柔弱少女而感到束手束脚,但现在看来,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自己完全可以放开一战。

 

“放——!”

 

火球像子弹一般射向希斯托利亚。少女下意识地闭上眼睛缩了缩身体,但并没有忘记反击——冰凌从地面上拔地而起组成了厚厚的冰墙将两个人环绕起来,火球冲撞在冰墙上将其烧化了几层,但并未穿透。而与此同时,仿佛是觉得他的招式值得借鉴,少女的身后也漂浮起数十冰锥,“嗖”地向他射来。

 

来不及。——不,来得及!

 

在直接用火龙将冰锥对冲回去的同时,他反手从腰后抽出练习体术时使用的匕首,用火的素体为其做了强化,将穿过火焰的几个漏网之鱼的冰锥打落地下。虽然还没法很好地操纵魔法,但由于训练刻苦加上导师苛刻的缘故,他的体能和动态视力其实远胜过一般的魔法师,几乎可以被直接丢去参军。因此,比起火焰,冷兵器在战斗时反而更能给他信心。

 

火龙直冲向希斯托利亚。但还没等火舌舔上保护着她的冰墙,又一层冰墙挡在了火焰面前。火焰开始燃烧,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将冰层融化。

 

“没用的。”希斯托利亚在冰凌环绕而成的冰墙中心对艾伦喊道,“我不打算杀你,只要你回去别再来找我和尤弥尔的——”

 

“你说什么?”

 

还没等麻烦一词说出口,她忽然发现男性火系魔法师的声音已经近在咫尺,而且燃烧着火焰的匕首已经抵上了她的脖子。

 

“你是什么时候——”

 

“我从你这个不完整的防护罩上跳进来的。”艾伦抬了抬下巴向女孩示意着她顶头的那个缺口,“你下次再跟人打架可以考虑直接把自己封在冰球里,那样安全性更高。”

“不可能——那个高度你怎么——”

 

“世界上又不是只有火和水两种素体。空气也是。虽然我会的还很基本...但在空中作出可以当做跳板的平台也足够了。”他将匕首稍稍挪开了一点,但刀尖前的火焰仍与少女的发丝若即若离。“我虽然杀不了你,但烧伤你还是可能的...你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把冰雪转化成雨水用来灭火,是吧?”

 

希斯托利亚默不作声。她透亮的蓝眼睛中盛满了绝望和忧伤,艾伦又有了开始时那种欺负小姑娘的负罪感。但她的力量不容小觑——现在自己的能力还没有对她怜香惜玉的资本。

 

“有本事你就烧死我啊。”沉默了几秒后,希斯托利亚转过身来,毫无畏惧地直视着他的眼睛。“你是我父亲找来的魔法师吧?别做梦了,就是死我也不会再回那个家了。”

 

“那你也没有理由去伤害村子里的人吧?”想起方才在村医那里见到的被冻伤的小孩,艾伦感觉自己也忍不住恼火起来。“你有冤报冤有仇报仇,那些因为你的能力被冻伤、吃不上粮食的人是无辜的啊!”

 

“我不想伤害他们。”她笑了一下,手掌轻轻抚摸着仍处于昏迷状态的黑发骑士。“但他们受伤也与我无干。”

 

“你——”

 

“小子,把匕首放下来。”

 

分辨不出是男是女的声音自下方传来。艾伦感到脖颈一凉,用余光一瞥,果然是匕首尖已经刺入了自己的皮肤——虽然只有一点,但显然对方有着让铁刃继续深入的打算。顺着举刀的手往下看,果然是一直躺在少女的腿上的士兵已经醒了过来,黑眼睛直接看入艾伦的眼底,眼神和他手中的刀刃一样锋利。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