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琪的图书馆

暂时不会写任何东西。只有个人日记。unfo随意。

个人的日常黑泥;;

下午去看了心理咨询。


这周的心理咨询其实做的蛮痛苦的,因为这周我过的很痛苦——不是忙,刚好相反,是焦虑然而闲。打自周二揽下了改稿的任务,就一直处于做不完做不好的焦虑之中,周三自己替记者上手写还写不出来(虽然只是个加起来四百多字的开头和结尾)的时候直接崩溃,这一周几乎没出过宿舍,一直缩在床上,每天三点睡七点起,每次都是写一个小时发现写不下去后就开始看那些自己看了几百遍而且其实完全不觉得好看的同人,越傻白甜越好最好是肉,ooc什么的随意,反正就是各种看,一直刷过去一天,然后不停地继续焦虑”这个事我做不了“但又不肯放手给别人做。

做心理咨询时一回想发现自己好像真的一直在干这种特别作死的事。明明知道自己哪怕放弃都没啥但拖会造成严重后果,还是会拖拖拖,直到自己陷入最糟糕的境地为止。而且我在拖一个事儿的过程中是干不了其他事的,无论是正经事还是不正经的事,我只能焦虑而漫无目的地刷刷微博然后看看不需要动脑子的甜文,连看喜欢的小说都做不到,因为一旦自己开始全身心地干其他的事,”之前的事还没做完“的愧疚感就会压上来搞得我做不下去。

我跟咨询师说我很担心自己这样会招人讨厌但我又不知道怎么改。咨询师想了想,说我不讨厌你,不过也说不上喜欢,对你的感觉不清不楚,因为你本人就让人觉得不清不楚。你的感情是不明确的不清楚的。

想想也的确是。我经常感到很强烈的痛苦——不是那种真切的、因为被什么东西伤害的痛苦,而是一种失控而且麻木的痛苦。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什么都做不了,为什么自己对什么事情都无能为力,为什么没有热情没有好奇心没有快乐没有痛苦没有悲伤整个人空洞得跟没活过似的。像是行尸走肉,像是整个人泡在烂泥里做出了挣扎的姿态但又没有挣扎,像是身上裹了一层湿润黏着沉重的东西怎么都甩不掉。我有时怀疑自己喜欢看动画和同人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向往那些我完全做不到的激烈,爱恨分明,杀伐决断。而我是这么一个模模糊糊不清不楚的人。

我经常会对我的朋友说”谢谢你不讨厌我“或者类似的话。但说真话,我一般也不算特别担心自己被人讨厌,但我很担心自己被人腻歪。咨询师说跟我待在一起感觉容易犯困,很腻歪。我自己隐约能察觉到自己身上的这种东西——别人不见得讨厌我,但也绝不会喜欢我。就跟我自己对自己也差不多——我讨厌我自己的状态,也的确觉得自己现在一无是处,但要说我完全乐意变成和现在不同的人,那到也不是。我身上还是有很多我希望保留的东西的。我不那么讨厌自己。然而又不喜欢。所以又是一个不清不楚。

我自己激烈不起来,所以别人也很难对我激烈。这样的状态与其说是让我厌恶不如说是让我惊恐。我觉得这样下去自己一辈子可能都活得很无趣。

后来又提到了关于参与感的问题。我觉得自己喜欢动画漫画和喜欢世界名著没什么区别,对我来说任何能把我自己排除在外的都是好的。高中一个狂热于游戏的同学很奇怪我为什么喜欢动画却讨厌游戏,我前两天去了她宿舍跟着她打了一晚上的游戏,感觉紧张、恐惧与手足无措远远压过了新奇与快乐。我总觉得自己应该是快乐的,应该是感觉蛮新奇有趣有点手痒的,可真握住手柄的时候一种被迫参与的惊恐完全把我压倒了。玩了不到半个小时我就累的要死感觉恨不得直接冲出屋子。这种感觉大概就像我跟我妈说自己喜欢美女的时候我妈反问我”你为什么不尽可能让自己美一点啊“的时候我无话可说一样。我觉得世界,应该说起码是我的世界和我的视野里没有我最好。我觉得自己太难看(不完全是外表意味)了,并不想看到自己。

今天还是鼓起勇气把稿子搞完了。但我还剩下几个槛。我得把那个中药喝了,给一年没敢联系的爷爷打电话,把新闻心理的期中作业补上。希望我明天把这些都干掉,再拖下去我又会面临让自己万劫不复的境地了。

也许心理咨询还是有用的.......跟人把一些东西说出来后我感觉自己好像有了点动力从沤住自己的烂泥里伸只手出来。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