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琪的图书馆

暂时不会写任何东西。只有个人日记。unfo随意。

【fate/魔伊】change court!(1)

·魔法少女伊莉雅+红A

·主旨:红A总受+小黑总受。牵涉cp伊莉雅x小黑,伊莉雅弓,士郎x小黑,士弓。(对,一个万年冷逆的自我投喂)

·没设定什么前因后果总之就是小黑和阿茶灵魂互换的梗。初衷就是想看士郎被魅惑系男子阿茶(灵魂是小黑)打开新大门,伊莉雅被女生状态羞耻得不行的小黑(灵魂是阿茶)打开可怕的开关,这样www

·想了半天还是没敢打士弓的tag o<<


1.


卫宫士郎现在前所未有地想死。


某种意义上,他现在宁愿自己在和露维娅家那个眼镜反光的管家爷爷泡澡。对,虽然那也是对精神与意志力的钢铁试炼……但起码自己能够进入永恒宁静的无我境界,在洗澡之中完成一次对自己的精神的升华。


而现在这种——


“士郎,来,张嘴——啊~”


躺在自己膝盖上的男人,正举着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喂到他的嘴边。


幼女一般撒娇着的语气。硬要说的话,这个音调自己其实还是相当熟悉的——三个月前住进家里的褐肤少女克洛伊,一直非常喜欢用这样甜腻的音调向自己撒娇。


问题是,现在躺在自己腿上的人,卫宫家继小黑之后第二个来历不明的住客,虽然有着和克洛伊相似的褐肤白发,但毫无疑问是个体型几乎大自己一倍的男人。声音也完全是男人的声音——低沉,性感,说磁性也不为过,即便身为同性,听着都会忍不住感觉耳根发软。


用这样的声音说出的“撒娇”语气,就有点变了味。惹人怜爱的成分大大减少,少儿不宜的成分却成几何级数增长。富有诱惑气息的语调哄劝着他张开嘴,明明没有任何命令成分,卫宫士郎却感觉自己完全无法反抗。他大脑一片空白地听从了指使。


“士郎真可爱呢。”


男人微笑着,清澈的、含着笑意的烟灰色的眼睛隔着黑框眼镜的镜片直直地看进他的瞳孔里,在他顺从地从男人指间叼走葡萄后用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扫了一下他的嘴唇。


被蛊惑了。


他的视线顺着男人修长的手指一路向下。男人的身材好得令人嫉妒——宽肩细腰,胸肌壮实得抢眼,肱二头肌也一看就强而有力令人有安心感。似乎是为了突出相比于宽阔的肩部而言过分纤细的腰,紧身衣是露出腹部的短款,褐色的腹部肌肉随着男人的呼吸浅浅起伏,侧面的腰部曲线流畅而惹眼。而与过于招惹人的上半身不同,男人下半身穿着相当休闲居家的黑色长裤,修长的双腿乖巧地蜷缩在沙发上,像是非常放松的样子。


……长得也很好看。虽然不知为何感觉似曾相识。但戴着眼镜、五官英挺的男人看起来无疑是相当会招女生喜欢的类型。……会不会招男人喜欢不一定,但,说不定……真的也会。


……笑起来的样子像是让人糊了一脸荷尔蒙。有种,下一秒就要被亲上来,然后被吻所吞噬的错觉——


被一个肌肉男诱惑还忍不住动心这他(——)的是哪门子的精神试炼啊?!醒醒啊卫宫士郎?!不能因为在家里被美女压榨得太惨就对男人动心走上基佬路线啊?!卫宫士郎在内心冲自己咆哮。你可是一个正常的青少年?!不能在身边美女环绕人生赢家的情况下走向搞基的不归路啊?!——


嘭。


玄关处传来的巨响终于将卫宫士郎从男人的荷尔蒙磁场中拯救出来。他像是如梦初醒一般抬起头看向声音来源之处——站在门口的,是低着头的克洛伊。


看到少女时他才想起来,最近的小黑似乎和平常不大一样。最明显的就是衣着——自从三天前她旅游回来后,就再也没穿过之前很喜欢的小吊带和卡着大腿根部的热裤,而是换成了相当规矩的校服衬衫和短裙。生活习惯也似乎变了不少,比原来的作息规律了,还时不时会帮忙干家务,让塞拉受宠若惊,连连感慨她终于也到了开始有“责任感”概念的年龄——


“哦呀。是小黑回来了吗。”


男人嘟哝了一句,却仍旧没有从他腿上起来。他非常自在地又从碗里拿了一颗葡萄塞进嘴里,露出一个怎么看都非常不怀好意的笑容。


——


我是不是,见到了幻觉。


卫宫士郎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起床的方式不对。不然他不应该会看见,褐肤白发的少女手中,凭空出现了黑白异色的双刀……而且背后似乎还烧着黑色的火焰。


这种超越生活常识的场景一定是自己的幻觉吧。幻觉。


少女架起双刀,稍稍将重心移到后脚,然后……


像子弹一样冲了过来。


在晕过去的前一秒,卫宫士郎发现少女金色的眼睛像是在喷火。然后他听见了一声,撕心裂肺惨绝人寰的怒号——


“——克洛伊——你他妈在用我的身体做些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别拽我,衣服要破了。”


男人面无表情地被少女拖上了楼。说是面无表情也不大对,硬要说的话,那个样子应该可以被概括为“反正你拿我没办法”的耍赖表情。


“克洛伊。我应该说过吧,别用我的身体胡作非为!!”


少女揪着男人的衣领怒吼。


少女体内的意志是弓兵卡牌之核,名为archer的男性英灵。他是褐肤白发的男人的身体的真正主人,但现在因为种种原因,他占用了名为克洛伊·冯·艾因茨贝伦的少女的身体。而相应的,少女也正在使用他的身体——


……而且使得不亦乐乎。


“有什么嘛。我只是跟士郎交流了一下感情而已——”小黑露出了她一贯的小恶魔式的微笑——当然在外人看来是褐肤白发的男人在对着怒气冲冲的少女坏笑。她学着男人一贯的姿势环抱双臂背靠在墙上,“真是的,不要拦着我享受生活啊。”


“等我们的身体换回来后随便你怎么跟他交流感情。”archer咬牙切齿,“别用我的身体那么粘着他!”


“什么啊,难得拥有了另一个性别的身体,当然要好好享受了。”


archer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像是在挑逗着什么人一般,用手指沿着腰线摩挲而下,用指腹敲了敲紧实的肌肉。“不用你说,换回来我后会继续和士郎相亲相爱的。但现在是现在嘛——用你的身体逗他的话他的反应更有趣呢。说起来你也是,趁这个机会亲近亲近女孩子如何?”小黑一倾身,嘴唇贴向archer的耳廓,“伊莉雅和美游接吻时的反应都很可爱呦。”


自诩脸皮已经厚得让人悲叹的英灵,今天第一次在比下限方面感受到了挫败。


“……免了。虽然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绝对没有欲求不满到对毛还没长齐的小朋友出手。”archer甩了甩手腕,“嘛你要用我的身体跟卫宫士郎做什么我到也无所谓,但不要像今天一样让我看到。很不好意思,我和你那两个朋友不一样,并没有看两个男人黏在一起的爱好。”


“这可是你说的!”小黑欢呼起来,“那就麻烦你带伊莉雅多多外出让我士郎过一过二人世界吧?顺便把塞拉也带走——”


“你给我冷静。”作为世界守护者的男人曾以为看遍生死的自己已经不会在被任何景象动摇,但现在他发现自己太天真了——看着自己顶着男性式的肌肉做出少女的姿态冲击力实在太过强大,他恨不得立刻死回英灵座直接把记录抹消省得本体陷入更深一层的自我嫌弃。“你想得到美。连追求喜欢的男生都需要人把竞争对手都拖走才能放下心来的话,这种恋爱也太失败了一点吧?”


“切。还真是完全不会怜香惜玉啊,archer你。”


“我就当做夸奖收下了。还有,不要用我的身体穿这种奇怪的衣服。“


克洛伊不满地挑起眉。”这句话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你自己对自己的身材暴殄天物我就不说什么了,你用我的身体周末居然还穿校服?这不是在糟蹋我的身材嘛。”


Archer愣住了。他想起了自己在少女的衣柜里看到的那些衣服——薄如蝉翼的紫粉色小吊带,将将卡住腿根的热裤,缀着蕾丝的鹅黄色纱裙,还有那些款式各异的三角内裤和画着卡通图案的小背心……


“哎,archer你想到什么了。脸红了呦。”


“没什么。...我知道了,以后我按照你习惯的穿衣风格来就是了。”archer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现在的身体的胸口,又像被电到了一样立刻移开了视线。


“你答应了!”小黑倾下身子。“那么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带你了解一下我的穿衣风格——”


“等、等等克洛伊,我买的菜还放在楼下——”


“饭什么的交给塞拉处理就好!!过来,今天要让你彻底地学习一下怎么搭配衣服才能最大程度地表露出我的性感与可爱——”


“……下地狱吧,克洛伊。”archer眼角抽搐着被小黑拖进房间。


评论(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