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琪的图书馆

暂时不会写任何东西。只有个人日记。unfo随意。

【fate/魔伊】change court!(2)

·凛弓。(没写反)

·卫宫家。

· @死体☆collection  按死体太太的说法大概算是捅刀再撒糖?

·设定同前,阿茶in小黑,小黑in阿茶。不过这篇没有小黑出场o<<

·以上都可的话请继续。



——那不正是,你最想达成的理想吗?

——看着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微笑着,幸福地活下去。

 

 

 

“那是……小黑……不,archer啊。”

 

远坂凛当时正在打扫走廊。走廊上其实没多少灰,但她必须要扫,不然对不起从死对头手里拿到的那些宝石和现金。扫到会议室门口的时候她看见了站在落地窗前的少女——弓兵英灵仍然占用着小黑的身体。穿着校服的女孩子背对着她,似乎是在看对面的卫宫家。

 

似乎是听到了她的脚步声,archer回过了头。“……凛。”

 

“在看什么好景色吗。啊,难不成你在偷看女孩子换衣服——”

 

“……你想哪去了凛。况且要看那种景象的话我现在自己换次衣服就能看了吧。”

 

虽然是在嗤笑,但语气像是拿她很没辙一样,非常温柔。

 

原因不明,但远坂凛知道这个素未谋面的英灵和自己似乎相当熟悉。同样是说话、嘲讽或者开玩笑,面对她时他似乎总是显得更加自然和亲切一些。也许是在平行世界里是老相识吧,远坂凛有时会这样猜想,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不问这些为好。

 

毕竟平行世界的自己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而且英灵也不会在这个世界久留。

 

“那是在看什么?”

 

“你管的真多……没什么,晒晒太阳而已。”

 

他这么说似乎也没什么不对。今天的太阳非常好,晒得人每一个细胞都暖洋洋的,散发着会让人想跑回床上抱着轻软的棉被枕着羽绒枕头晒太阳的、非常消磨人的意志力的热度。

 

但是,archer并不像是会有“停下脚步享受生活”这种意识的人呢。

 

远坂凛最终还是没有揭穿他。她只是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了对面——路德菲尔特家的落地窗和卫宫家的正好相对,只是因为距离太过遥远,所以她什么都看不见。但她知道英灵是可以看见的;弓兵阶职的鹰眼的覆盖范围是人类难以想象的。即便是能力发挥不完全的小黑的身体,要看见对面卫宫家的景象也绰绰有余。

 

Archer不会享受生活不代表远坂凛不会享受——她丢下了手中的笤帚和簸箕,和栖居于少女身体的英灵一起站在了窗户前。

 

阳光明媚,天空湛蓝,地面上的光亮被窗棱的倒影切割成片状。房间里飘满了红木家具厚实的香味,卫宫家和路德菲尔特家之间的那条小道上几个小学生你追我赶地跑过去。虽然都是再常见不过的景象,但每次看到都会感觉像是第一次意识到这个世界的美好一般——尤其是在九死一生地和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缠斗过以后,这种毫无波澜的日常就显得尤为珍贵。

 

“在伊莉雅他们家过的开心吗?Archer。”

 

这问题刚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心头的赘肉啊心头的赘肉。无论是自己还是英灵都很清楚,这个问题毫无意义。

 

果然,英灵没有回答。

 

但他流泪了。

 

他呆呆地注视着远方,浅色的瞳孔像是被水流润泽了的玻璃珠子。透明的眼泪从他的眼角滑下来,流过脸颊,滴到了衬衫的领子上。

 

到底看见了什么,会让他有这样的表情呢?

 

看起来只是在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某处而已。眉头没有皱起,嘴角也相当放松。虽然流了眼泪但也完全没有要哭泣的意思,怎么看都像是只是被阳光刺到了眼睛。

 

但远坂凛却被这样的表情刺痛了。

 

她忽然想起小黑跟她提过的那个梦。在去回收那个已经狂暴化了的金色的archer卡牌时,小黑投影了Law aias——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关系,第二天来汇报身体恢复状况时,小黑说她似乎和为她提供魔力的卡牌英灵有了更深的联系。

 

“我梦到了。……插满了武器的红色荒原。有一个人站在那里。他的身上插了很多剑。我一开始我以为他是这么死的,但某个意识告诉我,他是这样活着的。”

 

在讲那个梦时,小黑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表情冷淡得几乎不像是她。凛以为她只是在不爽与另一个存在共享灵魂与身体,但在小黑离开后,伊莉雅偷偷过来找凛,说小黑哭了一整晚。

 

“一直在骂。‘这家伙是白痴吗’‘如果我认识他一定要打他一顿’之类的。”伊莉雅一脸疑惑。“小黑她没问题吗……”

 

那时的远坂凛并不能回答伊莉雅的问题。但现在的话,她也有点能够想象小黑的心情了。

 

——原来英灵会是这么麻烦的存在吗。简直比小女孩还让人操心。

 

远坂凛叹了口气,伸手环抱住少女娇小的身体。

 

“凛?!”

 

英灵像是受了惊吓一般在她怀里僵直了身体。虽然本体是高大的英灵,但因为现在被困在年幼的少女的身体里,所以即便做出挣扎,给人的感观也不过是少女因为不自在而轻轻挪动身体。方才流泪的样子也是,看起来就像一个因为难过而忍不住流泪的,让人心疼的小女孩。

 

如果对方现在使用的是本体的身体的话,自己一定是不会有勇气将对方抱住的。但现在的话就有勇气去做——窄窄的肩膀让自己能够轻易地将其环抱于身前,银色的长发,金色的眼睛,中规中矩的小学女生的校服衬衫和短裙,那都是与男性不同的“另一个人”的标志。

 

因此,就当是在心疼自己的妹妹,给予对方应有的安慰吧。

 

不可以软弱什么的,谁要管那么多。

 

出乎她意料的是,英灵也没有推开她。怀中的少女的下巴磕在她的肩上,她也看不见英灵此时的表情,只是摸了摸那头柔软的银发,让两个人交叠的颈侧温度逐渐趋同。

 

“……感觉现在应该这么做所以就做了。”在放开英灵后她不可避免地感到了尴尬,“好了好了我去继续打扫了。你就在这里继续晒太阳吧。”

 

泪痕早已无影无踪。仿佛她刚才看到的眼泪和表情都像是幻觉一般,英灵温柔地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才对嘛。

 

——女孩子笑起来的样子才是最可爱的。

 

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心灵的赘肉似乎收获了意外良好的效果,远坂凛满足地转身离开。

 

“凛。”

 

英灵忽然出声喊住她。

 

……不会是要说谢谢吧。拜托,我可不擅长应付那种煽情的场面……尤其是又不是以后又见不到面。

 

难道是要说自己不够矜持吗。直到这时远坂凛才想起,自己方才拥抱的人虽然外表是小学女生,但内在却是已经活了好几辈子的男性英灵。女孩子这样主动去拥抱一个男人会不会有点太过……啊,是他先哭了的嘛。我只是想安慰一下而已,看到比自己年幼的女孩子如此难过当然会想上前安慰所以我这么做没有任何不优雅的地方——

 

远坂凛怀着复杂的心情转过身。“嗯?”

 

英灵温柔地注视着她。阳光之下,褐肤白发的少女像是在注视最珍爱之人的温柔表情,让她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我之后给你炖木瓜汤吧。在成年之前还是胸部再长大一点比较好呦。”

 

……

 

“Archer————!!!!!!!!!!你等着受死吧——”

 

当天路德菲尔特家的宅子被炸掉一半。远坂凛的债务单上又加了数不清的零。

生活一直都如此美好。

 

                                                   后日谈

 

“伊莉雅。”

 

“啊,凛姐姐。”

 

远坂凛刚推开路德菲尔特家的铁门,就看到了站在卫宫家大门口的伊莉雅。白发赤瞳的少女挥着手向她打招呼,看起来似乎很精神的样子。

 

“archer回去了?”

 

“嗯,她现在在楼上。”伊莉雅点点头,“今天她一直在露维娅姐姐家吗?”

 

“啊。”一想到下午那场鸡飞狗跳远坂凛还是恨不得冲上楼去把那个让自己债务增加的罪魁祸首大卸八块。但这愤怒也提醒了她一件事——“伊莉雅,今天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你们家的二楼有什么人在吗?”

 

“你是说今天下午三点在我的房间吗?”伊莉雅想了想,“啊。今天切嗣回来了,三点左右的时候,他和妈妈都在我的房间里,士郎也在。我们一起待了一个下午……”她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毕竟切嗣很少回来嘛,所以聊了很多呢今天。”

 

那时,他在看的就是那里吗。

 

“说起来,今天archer在知道切嗣要回来后就执意离开了……真是可惜,我还想让他见见切嗣呢。”

 

凛瞪大了眼睛。“他不肯见切嗣吗?”

 

“嗯。”伊莉雅无奈地耸耸肩,“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感觉他们应该会很聊得来的。”

 

“这样啊。谢谢啦伊莉雅。”凛拍了拍小姑娘的肩,“别忘了明天来露维娅家开作战会议。虽然有两个麻烦的家伙不知道能不能好好使用现在的身体,但任务不等人啊。”

 

“嗯!我会努力的!”伊莉雅摆了个努力的pose,握紧了小小的拳头。

 

——是不是也有什么人曾经对自己说过“我会努力的”呢。

 

算了,没发生过的事情,怎么想也是想不起来的。

 

远坂凛摇了摇头,将繁杂的思绪甩到了脑后,一边盘算着如何偿还又多出几个零的债务一边踏上了回家的路。


评论(1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