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琪的图书馆

暂时不会写任何东西。只有个人日记。unfo随意。

一些摘抄

骄傲的灵魂非常美。

以下摘自王尔德的《自深深处》,朱纯深译本。


【"你真的认为在我们的友谊之中,有哪一段时期能配得上我对你表示的爱吗?真的认为我有哪一刻认为你配得上吗?我当然知道能配不上。但爱不在市场上交易,也不用小贩的秤来称量。爱的欢乐,一如心智的欢乐,在于感受自身的存活。爱的目的是去爱,不多也不少。"】

【刚进监狱时,有些人劝我忘掉自己是谁。要听了这话就完了。只有领悟了自己是什么人,我心中才有安宁可言。现在又有些人劝我一出狱就忘掉自己曾就坐过牢。我知道要听了这话也同样会要命的。这意味着一种不可容忍的耻辱感将永远对我紧追不舍,这意味着为他人也为我而生的那些事物——日月之美,四季之盛,黎明的音乐,长夜的静谧,绿叶间低落的雨点,悄悄爬上草地把它缀成银光一片的露珠——这一切在我眼里都将蒙上污渍,失去他们传达欢乐的能力。诋毁自己的经历就是遏制自己的发展,抵赖自己的曾经就是让自己的生命口吐谎言。这无异于排斥灵魂。因为就像我们的肉体什么都吸收,及吸收经牧师或圣灵的显现净化过的东西,也吸收世俗不洁的东西,林林总总,都化为力气和速度,化为肌肉优美的动作,化为悦目的皮肤,化为头发、嘴唇、眼睛的线条与色泽;灵魂同样也有其摄取营养的功能,能把本来是下作的、残忍的、堕落的东西,化为高尚的思想和高雅的情怀。不止如此,灵魂还能在这些东西中找到最有尊严的方式来伸张自己,也能经常通过本来意在亵渎、毁灭的东西来彰显自己的完美。】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