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琪的图书馆

暂时不会写任何东西。只有个人日记。unfo随意。

【fate/枪弓】Part time

· HA背景。在猫咖相遇的枪兵和弓兵。

· cp感成谜。

· 非常ooc+流水账。初衷只是想看茶和一堆猫。

· 救命为什么凛的生日我却写了枪弓……



“麻烦你了。”

 

女孩子双手合十,像是生怕礼数不够又深鞠了一躬。他赶紧把对方扶起来,一巴掌拍上对方的背示意对方完全不必这么介怀。“只是带个班而已,况且我也是拿工资的嘛。快去找你男朋友吧。”

 

目送着少女离开,Lancer系上了店里的制服围裙。

 

两天前,他被同在商店街的鱼铺打工的同事找上,拜托他来这家她打工的猫咖顶她一周的班,因为她在国外的男友要回来在这里待一周。他立刻就答应了下来。一周七天接连打工虽然累心累神,但远比在教会和奇怪的修女和可怕的小孩子待在一起要来得好一些,更何况还能顺便成人之美。

 

改建后的新都多了不少有着奇怪特色的地方,这家以猫为主题的咖啡厅就是其中之一。几乎每张桌子之间都有一个一米多高的猫爬架,上面零散地趴着三四只花色各异的猫。虽然这里的猫们其实不怎么喜好和人亲近,大多数时候只是窝在自己的小窝里或者在地面上绕着人跑、连抚摸都不怎么接受,但这里的生意还是很火爆。也许是猫们长得都很可爱也不大挠人的缘故吧。

 

他是在来到这个时代后才第一次见到这样没什么特殊本领、几乎完全依靠人类养活的动物的。要说的话,他对这些毛茸茸的看起来很惹人怜爱的小东西即不喜欢也不讨厌。但在听旁边负责照顾猫的服务员絮絮叨叨了一通注意事项之后,他忍不住觉得比起猫这种麻烦的生物,还是能自己觅食和保护自己的动物更讨人喜欢一些。

 

“对了,如果我不在的话,关于猫的话题可以问那个客人。他是常客,也很会照顾猫,所以尽管问没有关系……当然,如果他在休息的话就不要打扰了。可以打电话问我哦。”

 

店员说。

 

“了解啦。”他打起精神热情地回应。毕竟是领工资的工作,就算麻烦也要好好完成——他这么想着,然后顺着女孩子的指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该说是冤家路窄吗。

 

店员口中的那位常客是个他再熟悉不过但其实也了解不多的人。红色的弓兵正歪着头靠在沙发上,看起来似乎是在睡的样子。穿着黑衬衫黑裤子,腿上蜷着一只白底黑斑的猫,肩膀上窝着一只姜黄色的。猫似乎也在睡,看不出人和猫谁睡得更死一些。

 

按理说servant对彼此的气息是非常敏感的。但也不知道是因为这循环的四日间的白天过于平和,还是因为对方身上过于安定自然的生活气息,如果不是店员无意的“引见”,他都不会注意到这里居然还有和自己相同的存在。

 

他觉得弓兵闭上眼睛闭上嘴的时候看着比平常可爱多了。如果他平常钓鱼的时候能像现在这样安安静静不喊奇怪的口号不乱挑衅的话,也许也是个不错的钓友?

 

他把注意力移回了在说话的店员身上。

 

 

 ——

 

 

Archer本来想装作没看见。

他知道对方知道自己醒着,只是故意没睁眼以示自己没兴趣当众认亲。但蓝色的枪兵、冬木市打工专业户还是大大咧咧地坐到了他的对面。

 

“猫很粘你嘛。”

 

Archer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皱了下眉。“刚刚上岗就来偷懒没问题吗?”

 

“我可是有正规理由的。他们说如果有问题可以来问你。”枪兵无辜地一摊手,“他们让我给那只——喏,白毛的那个,吃特殊的营养膏。我要怎么办,抓住他直接强喂吗?还是把东西搁在某个地方等他自己来吃就好?”

 

“……上来就问客人你还真是不客气。”

 

他嘲讽地笑了一声。但对面的人就如同钓鱼时那样不为所动,表情甚至说得上恳切。这搞得他突然失去了跟对方较劲的兴致——他承认这种较劲来源于面对对方时不由自主的紧张,但既然枪兵没有要找茬或者打架的意思,自己大概也不用过于神经质……吧。

 

“汉娜,起来。”

 

他拍拍腿上的花猫。猫抬起头瞄了他一眼,调整了下姿势又趴了下去。他摸了两下小猫的头又拍拍它的背,汉娜终于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在他腿上伸了个懒腰才爬下去。他把身子往后靠了一些,姜黄色的那只没跟他磨蹭,干脆地跑到了沙发靠背上,再一下子跳到汉娜身边,两只猫靠在一起又睡了起来。

 

“你看起来简直像能跟他们说话一样。”枪兵看着他,摸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

 

“你是笨蛋吗?这是常来所以比较熟悉而已。”

 

“店员说常客不只你一个,不过猫只粘着你呢。同类相亲?”

 

Archer决定装没听见。他接过枪兵手中的营养膏,挤了一点到塑料食盘上,然后端着食盘走向正并拢前肢蹲在角落里机警地看着四周的白猫。

 

他在猫的面前蹲下身。猫想要跑,被他一只手拦下,另一只手轻轻摸着小猫微微发颤的脊背。

 

“lancer,别干坐着。”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枪兵站起了身。“我要做什么吗?”

 

“在我哄好他之前看着点吃的,别让其他猫过来抢。”

 

“真麻烦啊。”枪兵挠挠头,走过来把凑近食盘左闻右闻的另两只猫抱走丢到别的方向。

 

“你才是这里的店员吧?别抱怨,负起责任吧。”

 

在猫终于没有要跑走的意思后Archer松开了手掌的禁锢,将食盘拖到猫的面前。小白猫跟之前来抢食的猫一样嗅来嗅去闻了好久,终于低头开始小口地舔,舔了几口后才彻底放下心开始吃。

 

“大概之前是流浪猫吧,对食物没什么安全感。”

 

Archer看着进食中的白猫低声说着。

 

“……没想到呢。”枪兵一侧头。

 

他们的眼睛对上了,Archer看到了映在猩红色瞳孔中的自己的身影,然后立刻移开了视线。

 

“什么?”

 

“你在这种地方意外的很厉害。明明总是板着脸,却很被小动物亲近嘛。难道你真的是面恶心善的类型?”

 

Archer抱起双臂挑了挑眉。“难道你长得很和蔼可亲吗,lancer?”

 

“我可是非常表里如一。”枪兵笑着放松了眉眼,在Archer接话之前迅速地挤上一句:“总之谢了。”

 

“……不谢。我走了。”

 

“不多待会儿吗?我可不希望被那个店员说是我把你赶跑了啊。”

 

“你要这么理解也没什么关系。我可没义务为了你的业绩改变自己的决定。”Archer一耸肩,拿起了座位上看起来像菜篮子一样的背包。

 

“去替大小姐买菜吗?”枪兵侧过身看了一眼篮子里的东西。都是很新鲜的青菜。

 

“啊。”Archer简单地应了一声。汉娜似乎觉察到了他要走,跳下沙发跑过来蹭了蹭他的裤脚。

 

“采购的途中刻意来看猫吗?看不出你是这么可爱的人啊。”

 

真是碍眼的笑容。……还有奇怪的形容词。

 

Archer很想干脆一拳揍上去,但奈何自己也没什么正规的动手理由,真的吓到别的客人还给店家添麻烦。他想张口回敬句什么,话语却被伸向自己胸口的白色的手打断了。

 

“会被大小姐发现你不务正业的。你看,这儿全是毛。”

 

枪兵真的在很认真地帮他掸粘在胸口的猫毛。弓兵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这个举动,只能怔楞在那里直到对方苦恼地收手。

 

“掸不干净啊。”

 

“废话。这个用手当然是掸不干净的。要用粘毛器。”

 

“那是什么?”

 

“古代人不知道的高科技。”他顺嘴地讽刺到,但在看到那对方眯起的红眼睛时,他像是被某种力量推搡着一般有挤出来一句“一种上面有特殊的胶的滚筒状清洁器。专门粘猫毛用的。……凛家里有。”

 

“大小姐也喜欢猫?”

 

“不。我买了而已。况且来咖啡厅也不是什么需要偷偷摸摸的事情。”

 

没等枪兵接话,他就向门口迈开了步子。蓝发的服务生也没再挽留,只是闲适地冲他喊了一句“欢迎下次光临”。

 

……那一瞬间心脏发紧的感觉,是错觉吧。

 

他回想起被那双眼睛注视着,被那双手触摸胸口时感受到的那一瞬间的惊恐,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Fin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