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琪的图书馆

暂时不会写任何东西。只有个人日记。unfo随意。

无题

  ——————

 

一个脑洞的结尾部分。灵感来源于马尔克斯的爱情与其他魔鬼。

这部分是巧克力→三日。其实前面还有名濑→奥尔加和三奥的部分。三奥双性转。

看谢尔娃的时候满脑子三日月……看神父的时候满脑子金毛。奥尔加的话……咳咳其实是看到那个被用等重的黄金买下的黑发女奴的时候ry(不过这篇里奥尔加并不是奴隶或仆从)。具体设定其实没想完,我只是想……只是想从麦克吉利斯的角度膜拜下三日月♀……(。

三奥部分大概会借之前跟凤梨讨论过的奥尔加被处死时三日月仰天长啸(……)的梗,虽然那个梗讨论的时候好像是用在十二国记paro上的_(:зゝ∠)_

天谴大概是索多玛梗,吧(。

写不好呜呜呜呜(窒息)没写什么有营养的东西所以先不打tag了。




火是从修道院的阁楼起来的。修女发现的很早,她没怎么惊慌,转身接了盆水泼在火苗上。但火没有灭——而等第二个人发现这件事的时候,修道院里用于隔离麻风病人和关押异教徒的两层小楼已经快烧没了。楼的底料是不易燃的石头,但石壁没能阻挡火势的扩大。麦克吉利斯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火已经烧到了他和主教住的庄园里。跑来报信的是园丁,他告诉麦克吉利斯村里还有其他好几处地方也起火了,有的知道原因有的不知道——但每一处着火的地方都牵连了别的人家。这是天谴,园丁喃喃道,我们杀错恶魔了。我们遭了神的报应。麦克吉利斯含糊地应和着,拿着装有经书、少量钱币和湿布的包裹跟在园丁身后,恶魔这个词没引起他的任何联想,直到燃烧着的楼梯扶手从二楼掉下来,直直地坠在园丁身上,也封住了麦克吉利斯的路。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滚烫的热气包围了;窗外的天空被火焰映得通红,血的颜色将这个罪恶的城镇紧紧地包裹了起来。

他没花多久就从火里逃了出来。但这是有代价的;他的发尾被烧焦,脸部和身上的许多地方都有灼伤。在去往港口的路上他看到人们四处奔逃想躲开追在屁股后面的火蛇,还有数不清的尸体倒在街道上,趴在或卧在门洞上,手直直地伸向外面。港口的海里也全是尸体——海水中没有活人,而本应停在港口的船只不见踪影,仿佛它本来就不该存在。他返回身向树林走去——森林是克硫塞和其他镇子的分隔线。神罚定不会牵连无辜,去到别的镇子就一定能安全。

他跌跌撞撞地赤着脚走着。森林里藤条上的尖刺划破黑色的法袍,臀部和小腿被烧伤的地方疼痛难忍。他知道自己能撑到隔壁镇的医生那里——他善于忍受疼痛和屈辱,他过去的所有遭遇都是培育忍耐力最肥沃的土壤。他握着手中的十字架,像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那样默默念诵着经文,假装相信上帝的力量会让他度过难关……不,他当然会渡过难关,但那是他自己的功劳。不是任何人的。他断然知道自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但这个报应还得再等等——他还连主教的红木座椅都没摸过呢。

他突然停下了脚步。一头。两头。……六头。这群黑色的野兽低吼着,立在他的面前拦住他的去路。他们身上有野兽的臭味和血腥味,皮毛却光亮如绸缎,像极了年幼的恶魔河流般的长发。他在他们身后看到了三日月——那贫弱的如同男性一般的少女的白色身体和噩梦般的蓝眼睛,还有生长不息的黑发。他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她时她就是在和豹子说话的;她们额头相抵,女孩儿嘟哝着模糊不清的语言,野兽趴在她的怀里,像是女儿依赖母亲一般将头枕在她细瘦的胳膊上。

现在她就站在那群豹子的身后,看着他,又似乎没有看——她的眼中何曾有她的祭品以外的人?那双眼睛永远都那么冷漠,清澈得像不容生物存活的死水,或者地底未见天日的高纯度矿物。对她来说,人与草木、昆虫没有多大区别。难怪人们指她为恶魔。可他知道她是神……他一直都知道。从那战斗时像豹子一样缓缓起伏的柔软的脊背、灼烧着人的灵魂的眼睛、能掀翻十个壮年男性的诡谲体能和强得不可思议的食欲里,他一直都能看到神的存在。

他坐到了地上。主教的座椅从他心里消失了,生平第一次,他放弃了去和那看不见的力量较劲。他从不认命,但他知晓命运的力量,这力量让他心悦诚服地将自己交给神——不是经书里那个肆意妄为的上帝。是更加纯粹的,更加美丽的……这个神不需要他忏悔,不稀罕他的忏悔,不需要他的忠诚,不稀罕他的忠诚。

而他恰好从不忏悔,从不忠诚。

麦克吉利斯·法尔德将硌在手掌里的十字架丢远,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评论(8)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