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琪的图书馆

暂时不会写任何东西。只有个人日记。unfo随意。

《美狄亚》读后感

忍不住来叨叨一下看心猎相关的论文时摸鱼去看的欧里庇得斯的《美狄亚》读后感。当然我读的是中文的...o<<

如此感兴趣的理由无疑是因为菲特今晚留下来里的caster。是说fate也非常魔性,让我对神话史诗产生了奇怪的兴趣...之前虽然没玩fgo也不看苍银但还是因为fate系提过齐格飞而去看了尼伯龙人之歌。跑去看美狄亚也是这种兴趣的结果,而且因为脑海里忍不住浮现fate里少女时代的c妈面朝大海思念家乡的那张cg所以看的时候被虐得不行,心里的感情波动放大了五六倍...fate还是很大程度上强化了我对人物的共鸣的我觉得。

美狄亚是个非常特别的女人。这种特别体现在她不良善,不温顺,缺乏母性(她能杀死自己的儿子也是因为她本身对当母亲没什么特别的执念,剧本里反复强调她宁愿提枪打仗也不想经历生产的阵痛,以及她生孩子完全是出于对伊阿宋的爱。没了伊阿宋,孩子对她有意义,但意义并不像对一般女性那么强烈),有着强烈的想主宰自己的命运的渴望。在那个时代(其实之后的时代也一样),一般女性(尤其是在她不是“女神”而是人的情况下)其命运不是由父亲决定就是由丈夫决定,而美狄亚却偏偏选择为了满足自己的爱情手刃亲父,还用最极端的方式报复了抛弃自己的丈夫,拒绝接受丈夫对自己的安排(把孩子交给丈夫,自己退居他乡)。

她的目标并不是简单的活着(事实上即便被丈夫赶走她的命运大概也算不上走投无路),但她知道一旦接受了丈夫的安排,自己只能面临永无止境的受制于人——和孩子的关系受制于丈夫和他现在的妻子,和丈夫之间的关系从名义到实质都死了彻底。为了反抗这种命运,她选择了比一般的“报复”更加残忍的手段:不是杀死丈夫,而是让丈夫一无所有,反过来让丈夫知道“不是你安排我的命运,而是我终结你的命运”——为了达成这点,她不惜背负最大的罪孽,也就是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

这点让我觉得她其实是一个某种意义上的“女权主义者”——作为一个女性,她需要的不只是男人、婚姻和爱情,更重要的是对自己的命运的控制。她不甘心当一个听任他人安排的人。

当然她的性格也非常极端而暴烈,即便排除性别因素大概也算不上什么好人(虽然如果她是男人的话对她的苛责也许会少一些),但如果她是个正常的女人——一个讲道理的,做事有分寸而善恶分明的女性的话,她即便能够自己活下去,也是全然做不到向背叛自己的人证明“我能主宰你的命运”的。更何况即便她是神明的后代,强大的公主,精通法术的魔女,在那时她也只能当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可怜未婚妻,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母亲和一个在他国落魄避难,连再看一眼家乡的资格都没有的背叛者而已。

即便她选择不和丈夫决裂到那个程度而只是“合理地违抗他”(比如只杀死丈夫的妻子而不杀死孩子,或者离开丈夫带着孩子寻找更好的归宿),她仍然会逃不开丈夫的掌控,或者说支撑着她丈夫的选择的夫权和王权(父权)的安排,只能默默地继续忍受自己身上的污名和痛苦。反正同样要背负污名和侮辱,为什么不让欺辱自己的人受到报应而要当被伤害了还忍气吞声的烂好人?

她选择维护自己。她敢于感受自己并维护自己。所以她让人觉得她特别,比其他的女性要更加强而有力——这种力量感和极端是相伴相生的。

当然,她这个作(一声)法自然也是有报应的。之后她只能一直活在亲手弑父弑子的痛苦和绝望里,遥望着无法归去的家乡,忏悔自己最开始就不该和伊阿宋私奔。她掌控了自己的命运也掌控了丈夫的命运,但也站到了离幸福和释然最远的地方。她的力量只被用来伤害了她最重要的人们,而从未拯救过什么。

(这点在fate里被改变了...这么一想fate里的c组简直治愈得不行。葛木自始至终尊重caster的选择,让她主宰自己的命运,并且不问她的过去与善恶而接纳了她给她温暖,而最终caster在死前也用自己的力量保护了葛木一次(ubw线),即便仍然给对方带来了死亡的结局,她也是真正地给某人带去了温暖和守护的。真的好治愈;;)

但我仍然觉得她的反抗是有意义的。她是个极端的、残酷的女人,但她仍是一个英雄——就如同古希腊那些男性英雄一般,她和他们一样,也是明知命运给了她什么安排却拒不服从,即便最后还是被命运推向了讽刺而悲哀的结局,也与命运斗争到了最后一刻。她的斗争绝不是无意义的。她极端,残忍,可怖...但她作为一个女性,将命运切实地握在了自己手里,就像亲手握紧涂满毒药的最锋利的刀刃。

她也许是悲哀的,活该的。但我觉得她值得尊敬,而且非常美丽。


评论(10)

热度(51)